對話人物:周志美,42歲,雲南施甸縣姚關鎮大嶺崗村村民
  對話背景:兩年前,因飲水問題,周志美的丈夫被自家兄弟打死,凶手被判入獄12年。凶手的兒子小龍(化名)成了孤兒。周志美承擔起了撫養這個孩子的責任。
  華商報記者得知,周志美有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,兒子今年21歲,女兒18歲,從2010年起,兩個孩子和她都在外地打工。當年兩個孩子因為家中沒錢,耽擱了學業。如今,周志美卻供養殺夫凶手的兒子上學,這一舉動在村民眼裡難以理解。
  昨日,施甸縣公安局民警張宏川告訴華商報記者,周志美對小龍就像親生兒子一樣,總擔心孩子被磕了或碰了,孩子愛吃糖,周志美就買了很多糖放在家裡。去年,張宏川為小龍辦理了低保,一年有六七百元,政府還一次性給予3000元補助。小龍想上學但沒有戶口,民警幫助他與父親做了親子鑒定,今年終於落實了戶口問題。目前,小龍就讀的大嶺崗小學還為小龍減免了學雜費。
  昨日,周志美接受華商報記者專訪,講述她撫養小龍的前前後後。由於她不會說普通話,在民警張宏川的“翻譯”下,採訪得以順利進行。
  華商報:小龍今年幾歲了,他現在去學校了嗎?
  周志美:小龍今年7歲了,現在上學前班。我們這邊是要先讀一年的學前班才能讀一年級的,去年小龍沒上學是因為沒有戶口,今年政府幫著把他戶口辦下來了,才上了學。今天(29日)是第一天上學。我早上送他去,晚上接他回來,去學校來回要走4公里的山路。
  給孩子買東西花了700多元
  華商報:你還給他買了新衣服?
  周志美:前幾天我去趕集,賣了8只雞還有一些核桃,掙了700多塊錢。給孩子買了衣服、鞋子、書包、被褥、文具、日用品,700多塊錢全都花完了。
  華商報:你現在一年能掙多少錢?
  周志美:我以前每年都去外面打工,幫人砍柴、砍甘蔗、種菜等等,一個月能掙一千多塊錢,但只有三個月有活做。從2012年小龍他父親被抓之後,因為要照顧小龍,我就不出去了,在家養雞、養豬,種點苞谷什麼的。
  華商報:小龍的父親和你丈夫是什麼關係?你們以前有什麼恩怨嗎?
  周志美:他們是親兄弟。我丈夫家一共5兄弟,老大和老二已經去世了,我丈夫是老五,小龍的父親是老四。當初是老三和老四打死了我丈夫。都是自家兄弟,住得也不遠。因為我出去打工了,也不曉得他們兄弟之間是不是有什麼摩擦。但我每次回來,感覺大家關係還挺好的,小龍因為從小沒有媽媽,很喜歡來我家玩。他和我家兩個孩子關係都跟親兄弟姐妹一樣的,小龍見了我也很親的,他叫我“叔媽”(嬸嬸)。
  孩子無意間透露丈夫死因
  華商報:你丈夫那年發生的事情,具體情況你瞭解嗎?
  周志美:那是2012年中秋節(9月30日)之前。我跟兒女在外面打工,我丈夫在家做小生意販狗。快過節了,我讓兒女們給他們的爸爸打個電話問他好不好。可是連續很多天我丈夫的電話都處於關機狀態,寨子里的人都說很長時間沒見到他了,親戚們也說找不到人。因為我丈夫愛喝酒,我擔心他出事,就報警了。10月20日,我的兩個孩子回家去找他父親,發現院子里的草都長到一米多高了、家裡很亂、有些地方都發黴了。而且,我丈夫養的狗還拴在院子里,那條狗以前是不管去哪裡,他都會帶著的。
  預感不妙,幾天后,我也趕回家了。我們發動親戚、鄰居在寨子里、樹林里、山溝里,到處都找遍了,也沒找到人。警察也沒有查到。10月27日那天,5歲的小龍來我家玩,當時我正在做飯。我想起這邊有一種說法:12歲以下的小孩說的話很準的。我就問小龍:“你說小叔能不能找到?”小龍就說:“找不到了。”他說,“他們打他。”我問“誰打?”他說:“我爹和三大爹,我三大爹拿棒棒(棍子)打,我爹用鋤頭打。”我問:“打出血沒有?”他說:“打出了。血流在三大爹的腳上。”
  華商報:後來警察介入調查了?真相是什麼?
  周志美:我當時聽到那段話,也不敢相信,因為他們一直在幫著找我丈夫。警察後來找小龍調查,孩子把大人打架的地點、工具是在什麼地方拿的都說得很清楚。後來我才知道,8月14日上午,老三用引水管向自家的水缸里放水,引水管的閥門就在我家的院子旁邊。那口井本來是他們三兄弟一起打的,是三家人共用的。但那段時間三兄弟鬧了矛盾,我丈夫就說不讓他哥哥用水了。他三哥接水的時候,我丈夫當時正好在家,他不讓接,跑出來大罵。兄弟倆就吵起來了。這時候老四聽見他們吵架,就從家裡跑出來勸架,我丈夫看見四哥來了,覺得兩個哥哥一起跟他作對,就拿了一把砍刀出來。他四哥說,看到弟弟拿著砍刀砍向他,再想起弟弟往日曾經打他侮辱他,自己的牙都被打掉過兩顆,他一怒之下,退到牆邊抓了一把鋤頭,一鋤頭打下去,我丈夫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。發現弟弟斷了氣,兄弟倆當晚就把屍體抬出去,埋在了離村子兩公里遠的山坡上。
  “這個擔子必須我來挑”
  華商報:知道丈夫出事之後,你是什麼心情?你恨老三和老四嗎?
  周志美:當時覺得天都塌下來了,當時真的很難過。我知道我丈夫平時愛喝酒,經常喝到半夜兩三點,喝多了還會打人,他也打過我和兩個孩子。但你們是親弟兄,就算你弟弟做錯了什麼,也不應該把他打死啊。但是恨有什麼用,事情已經發生了,人也已經死了。後來,老三被判了3年半,老四被判了12年。兄弟倆被抓之後,我就知道,小龍這孩子肯定得我來養。
  華商報:小龍沒有其他親人了嗎?
  周志美:他只有一個80多歲的奶奶。因為家庭困難,老四結婚晚,小龍只有8個月大的時候,他媽媽就離家出走了,一直沒有消息。老大老二去世之後,他們兩家跟我們都沒什麼來往了。老三沒有結婚。小龍父親被抓以後,我跟他奶奶一起來照顧小龍,他奶奶去年去世之後,我要是不管他,他可能就離家出走了。
  華商報:照顧小龍,你沒有猶豫過嗎?家裡人支持嗎?
  周志美:也猶豫過。不過,後來想想,這個擔子必須我來挑,這是良心問題。雖然有政府資助,但那都是物質上的。有人給我出主意,讓我把孩子交給政府,說我一個人在家又要種地,又要帶孩子,日子咋過呀。但我想,小孩子是無辜的,他現在成了孤兒,我不能不管啊。也有人建議說讓別人領養他,但這孩子太調皮了。我是看著這孩子長大的,挺心疼他的,我的兩個孩子也很喜歡他。他說他想上學,我再苦再累也得供他讀書。
  怕照顧不周 走哪都帶著孩子
  華商報:你現在每天的生活是什麼樣的?小龍聽話嗎?
  周志美:我每天早上起來,先喂豬、喂雞,然後去地里幹活,幹完活回來,給小龍煮飯吃。小龍很調皮的,他有時候跑到林子里,有時候跑到公路上,我總是擔心他被別人家的狗咬了,或者被車子撞,或者哪天孩子的媽媽突然出現把他帶走了。這兩年他沒上學,我走到哪裡都要帶著他,下地幹活也帶著他。要是什麼時候發現孩子不見了,我就趕緊出去找,就怕萬一孩子沒照顧好,將來他父親出來了不好交代。
  華商報:小龍上學花費大嗎?
  周志美:學校給小龍免了學雜費,但伙食費不能免。他每天在學校吃一頓中午飯,一個月是100多元。
  華商報:小龍知道你們兩家的關係應該算是“仇人”關係嗎?
  周志美:他父親和他叔叔打架的時候,他都看見了。孩子雖然嘴上不說,但他心裡什麼都明白的。
  華商報:孩子去看過他父親嗎?
  周志美:開庭的時候他見到過他父親,坐牢之後沒去看過。他父親坐牢之後,也沒寫過信回來。
  華商報:對於小龍的將來,你怎麼打算?要一直帶著嗎?
  周志美:我要一直帶著他,等他父親回來,把孩子交給他父親。
  華商報記者 王黎莉   (原標題:農婦撫養殺夫凶手之子 像對親兒子一樣供其上學)
創作者介紹

rpzewdbrh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